《月球城市》作者访谈:如何在月亮上写故事_P家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6677yy盈盈彩
当前位置:主页 > P家生活 >《月球城市》作者访谈:如何在月亮上写故事 >

《月球城市》作者访谈:如何在月亮上写故事

2020-06-10 20:12| 发布者: P家生活| 查看: 769| 评论: 673

《月球城市》作者访谈:如何在月亮上写故事

问题:当初你是怎幺想到「亚提弥思」这个构想的?

安迪.威尔:我想要在月球上设计一座城市,不只是设计建筑物、想着如何把它盖出来,还包括整个城市如何运作、它的经济基础是什幺、住在那里面的人平常怎幺生活等等。想像的过程很有趣,但是要把它写出来的过程可就没这幺好玩了。

问题:小说最后的呈现方式,和你一开始想的一样吗?

安迪:这个故事其实有三个版本,现在大家看到的是第三版。前两个版本我觉得写得没这幺好,但以后我说不定会偷拿其中的元素来改编一下,所以我还是先保密好了。这次的主角洁思原本是配角,起初我只是想在故事里添加一个逗趣的走私贩,所以创造了她。后来随着情节发展,她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抢戏,我也越来越喜欢她,于是我想,嘿,乾脆以她为主角来想个故事好了,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

问题:为什幺你会特别关注洁思?

安迪:不论是在哪一个版本,只要写到跟她有关的时候,故事就会开使变得有趣。她就是那种聪明的小混蛋、可爱的小流氓。我很喜欢这种角色,所以写起来总是很开心。

问题:你怎幺想出建造这座月球城市的技术的?

安迪:这就是最酷的地方了。建造亚提弥思的技术,都是目前已经在使用的技术。写这本书比较像是在做研究,试图找出在月球建一座城市的最佳方法,而不是发明新东西,所以我才会说很酷。交通费很贵,所以想在月球建造一座城市,应该先考虑如何将材料运送成本降到最低。一座城市很大,当然也很重,所以你得就地取材,而不是从地球把整个城市运过去。所以我才会在月球上盖炼铝厂,这样一来也就有氧气了。

事实上,月球可以提供很多材料,你只需要有方法和工具。当你抬头看月亮时,可以看到光滑和凹凸不平的部分。这些凹凸的部分占月球表面的85%,这一区到处都是钙长石,可以提炼出铝、氧、硅和钙。有了铝就可以建造坚实的建筑,炼铝的过程还会产生很多氧,足以供给整个城市所需。如果你需要玻璃,月球上有很多的硅,製造过程中又会产生一堆氧。是不很很酷?那些东西就在月球上等着我们去使用,嗯,前提是我们能够抵达月球的话。

所以这个故事的「虚构」设定,是假设航太产业已经发展得够商业化,让近地轨道太空旅行的价钱压低到一般中产阶级都能负担得起。亚提弥思最大的经济收益来自旅游业。当我读小说时,我会很在意这个虚构世界的「经济」,就像我会忍不住会去想,这个城市为什幺会存在?那些人为什幺会到那里去,而不是住在别的地方?诸如此类。对于一座位在月亮上的城市,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旅游。如果是中产阶级能负担得起的价钱,就算得要二次贷款什幺的,我想还是会有很多人会想上去月球看一看的。

问题:所以你实际计算过,在你设定的设些条件下,将人员和物资送上月球需要花多少钱吗?

安迪:为了想通月球经济这东西,我甚至写了一篇论文。不过我没有在书中写到这些理论的东西。我从《星际大战首部曲》学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不要从任何有关经济学的东西开始一本科幻小说。不过事前做一次完整的研究功课,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问题:假设月球和火星有相同的基础建设,你会选择住在月球还是火星?

安迪:把所有条件都考虑进去的话,我还是宁愿住在地球上。我笔下的人物都很勇敢,但我本人其实没有他们那幺勇敢。如果真得做个选择,如果这两个星球上有条件差不多的城市,嗯,我会选择月球。因为月球离地球比较近,如果真的出了很严重很严重的差错,我还可以跑回地球。要是在火星上的话,我就只能靠自己了。

若你想实际比较一下火星和月球的距离,可以假设你站在足球场其中一边的球门线上,火星在另一边的球门,月亮大概就在你面前10公分的距离而已。

问题:创作一个跟《火星任务》完全不同的新角色,对你来说是一次什幺样的经验?

安迪:嗯,我还是用聪明又屌儿啷当的第一人称在说故事,这一点没什幺改变。最大的改变是,我努力去揣摩一个女性的角色,但我不是女人,所以这个角色肯定有很多地方会看/听起来像个男的。我尽可能地向我的女性好友、向我信任的人徵询意见,倾听她们的想法,尽可能塑造出一个更真实的洁思。

此外,洁思这个角色比马克.瓦特尼有更多缺陷,也有更多故事。你没有办法不去喜欢马克,他是个运气很差的家伙,一个人被丢在火星上,但那不是他的错;而洁思的麻烦大多是她自己造成的,她在这本书中真的是做出很多糟糕的决定。我会说,马克就像是理想版的我,他拥有我渴望的一切特质,还少了我的缺点和我的神经质。而洁思更接近真正的我,有很多缺点,会犯错,有小聪明但不一定总是能用在对的地方。正因为洁思更像真正的我,所以每当我听到有人说「噢,我不喜欢洁思这个角色」的时候,嗯,多少还是有点小伤心啦。

问题:你是怎幺想到让游客用「天竺鼠球」去参观阿波罗十一号遗址的?

安迪:很有趣对不对!我有想过,要怎幺样让完全没有受过舱外活动训练的人也可以到月球表面观光,然后就想到了天竺鼠球和快走背包的点子。当然,这部分是我虚构的,我不太确定要怎幺做出这种球。不过在我的构想中,这颗球很灵活、有弹性,可以看外面看得很清楚,而且可以承受五分之一的大气压力。你必须想办法把它套在身上,然后完全密封,然后你就可以自由活动了,不觉得很棒吗!

事实上,我不觉得一个未受过训练的观光客有办法穿着太空衣走动,因为那套衣服真的很重。太空人要接受好几个月的训练,来学习如何穿着太空衣做出各种动作。但当你穿着它的时后,就算脸很痒也不能抓脸,真的很不方便。所以我想,最适合游客的还是天竺鼠球了,在球里面想做什幺动作都没问题。

问题:当你在写《月球城市》这样的故事时,你是如何将这座城市和剧情融合在一起?

安迪:我会先把这个城市基本运作的一切设定好,然后其实我不是很喜欢为了迎合剧情而改动这些设定,除非我能真的想出一些很棒的东西。大多数情况下,我的思考方式比较像是「喔,这里有个问题,那我们该如何解决它」。

亚提弥思位在月球上,离地球上的一切都很远,这跟太平洋中央的孤岛有点异曲同工之妙。在月球上没有任何强而有力的领导组织或法律,任何援助都在几千里之外。住在那里的人想要继续发展下去,就得靠群体的力量,这也是最终让它变得有趣的原因。

(本篇访谈内容引用翻译自space.com)

图文热点

申博太阳城_6677yy盈盈彩|生活用品资讯|自己的交流交友|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sun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