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自由民主永续之旅,想像台湾2030_P家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6677yy盈盈彩
当前位置:主页 > P家生活 >《思想坦克》自由民主永续之旅,想像台湾2030 >

《思想坦克》自由民主永续之旅,想像台湾2030

2020-06-10 19:17| 发布者: P家生活| 查看: 695| 评论: 414

《思想坦克》自由民主永续之旅,想像台湾2030

本文作者为赵家纬,原文标题:自由民主永续之旅,想像台湾2030,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自由民主永续之旅」的永续时刻

蔡英文总统于 7 月 21 日结束「自由民主永续之旅」,国内舆论多关注小英总统在美国的过境行程,包括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公开演讲中强调「我们的故事是坚毅不挠的故事,是力抗万难,坚守民主的故事」凸显的自由民主价值,而「永续」对于「加勒比海友邦」的意义,则鲜少获得重视。但若从出访时机、行程以及实质合作内容上,「自由民主永续之旅」真正的关键字乃为「永续」一词。

小英总统过境纽约期间,适逢一年一度的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 SDG)的高阶政治论坛(High-level Political Forum, HLPF)举行期间,联合国会员国代表们群聚于纽约,检视全球在 SDG 上的推动进程。

今年度的 HLPF 以「人民赋权,确保包容性与平等」(empowering people and ensuring inclusiveness and equality)为主题,检视全球在优质教育、体面工作、减少不平等、气候行动、和平正义与制度改革以及伙伴关係等六项目标的落实情况,并有 47 个国家提送「国家自愿检视报告」说明该国具体作为。

此次 HLPF 期间,联合国秘书长指出虽然全球失业率自 2015 年以来持续下降,但薪酬的增长却停滞不前,30% 的青年女性和 13% 的青年男性没有工作,也没有接受任何教育或是培训。更警示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按照计划达成到 2030 年实现性别平等的目标,仍有将近 50 亿人无法享有公平的司法系统,且民间社会团体与人权捍卫者面临日益加剧的威胁,暴力和阻挠。

另外,依据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所长 Jeffrey Sachs 所领导的联合国永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SDSN)发表的《2019 永续发展报告》,则指出全球在 17 项永续发展目标中,气候行动、海洋生态系、陆域生态系三项表现最差,将近八成的国家未能提出永续氮肥管理计画,降低农业对水域生态系的影响。

在此脉络下,小英总统于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中,极为可惜的只字未提 SDG 或气候变迁,仅单举守卫民主与经济发展的大旗。讲稿中虽有提到「永续」一词,但却是在「⋯⋯这种成长具永续性。当若干国家落入隐藏债务陷阱时,我们仍然致力推动共荣发展的永续合作」,把「永续」狭隘的当成字义上的延续性、持续性来使用,对于多次在国庆文吿上提到 SDG 的蔡英文文稿团队,是种严重的失误,也削减了该演讲的价值。

《思想坦克》自由民主永续之旅,想像台湾2030

而后小英总统抵达圣文森、圣露西亚等邦交国时,在国会演说时,则多次提及了永续发展目标,如圣文森国会演说时,强调「我们和圣文森国一样,致力落实联合国的『永续发展目标』(SDGs),并提出『国家自愿检视报告』,非常愿意和国际伙伴携手合作,因为气候变迁是需要全世界共同合作的全球议题。在圣文森,我们一起创造了重要的永续发展典範。」

于圣露西亚暨出席圣茱德医院整建计画工程动工典礼时,则是强调「这座医院的整建,不仅可以大幅提升露国南部民众的就医品质,更落实了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SDGs)有关『确保健康及促进各年龄层福祉』的目标,相信完工后,一定能强化露国整体的健康照护体系。」

但当小英总统在外高举 SDG 之旗,作为推动跟友邦合作的方向之时,台湾国内在 SDG 推动上,又有何进展?

2030 的台湾想像

而当小英总统 7 月 16 日于圣文森国会强调台湾在 SDG 投入之时,行政院永续会的网站悄悄地在上发了个短讯,公布了台湾永续发展目标,首次从社会公平、产业结构调整、环境资源永续等面向,勾勒出台湾 2030 年的愿景。

台湾永续发展目标乃历经了三年多的跨部会协调,最终确认提出了 18 项核心目标(如逐步达成环境基本法所订非核家园目标此台湾特有本土目标)、143 项具体目标(如降低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等)及 336 项对应指标(如骑乘机车年轻族群死亡人数)等,在对应指标层级,则以 2030 年为目标年,提出具体目标值。

如在众所关注的居住正义议题上,则列有「确保所有的人都可享有适当、安全及可负担的住宅及基本生活所需的服务,并改善弱势栖所」此具体目标,并採用社会住宅户数及租金补贴户数佔弱势家庭潜在需求户数的比率为指标,提出 2030 年时要将此比率由 2017 年的 17% 提升至 45%。而在产业结构调整上,则强调数位经济的发展,故设定「提高产业附加价值,推动物联网、数位经济等产业高值化发展」此具体目标,提出 2030 年时数位经济占 GDP 比率将由 2015 年的 20.7% 提升至 29.9%。

针对台湾民众最为关注的环境污染造成的公共健康冲击上,更订定 2030 年达成全国细悬浮微粒(PM2.5)年平均浓度 12μg/m3 以下,以大幅减少空气污染、水污染、以及其他污染对健康的危害。

水资源的管理上,亦订定「推动节约用水工作,提升用水效率,使平均用水量不再显着成长」此具体目标,包括设定 2030 年时将每人每日用水量由 2016 年的 275 公升/日降至 250 公升/日,以及台湾自来水公司之漏水率由 16.16% 降至 10.37% 等具体作为。因此后续水资源开发计画审议时,若相关单位又提出不盖会缺水的论述,就可依此检视其所依循的台湾水资源供需预测,是否有参考此目标值提出规划。

从家俱目录到设计蓝图

然而若细部检视此台湾永续发展目标的内容,则见其仍有「目标值不具积极性」、「迁就既有部会分工」与「忽略治理必要性」等侷限。

首先,要各部会订定 2030 年的施政目标值,当然是项艰困的任务,但对于能资源规划上,原本就需要此长期思考。然而在此目标中订定的 2030 年再生能源装置容量,仅为 31GW,但依据年初《再生能源发展条例》的修正结果,2025 年时装置容量既已需达到 30GW 以上。

而针对循环经济面向上,首度订定了「掌握关键物料使用情形,纳入物质生命週期的永续管理,促进原物料永续使用」此具体目标,政策指标值为将 2030 年的资源生产力(每单位 GDP 的资源耗用量),由 2016 年的 66.1 元/公斤提升至 76.11 元/公斤,提升幅度达到 15%,相当于每年提升 1% 左右,然而在 2008 ─ 2017 年之间,每年台湾的资源生产力进步幅度既已达到 3.8%,显见此 2030 年的目标值无法反映台湾积极推动循环经济的政策作为。

而「迁就既有部会分工」这一点上,则见于将第九项核心目标限缩至「建构民众可负担、安全、对环境友善、且具韧性及可永续发展的运输」的作为。依照联合国原先规划,第九项核心目标谈的是具有韧性的基础建设、包容性的工业化与推动创新,但台湾将其诠释为由交通部负责的运输建设。导致原本与创新相关的提升研发费用于 GDP 之占比等政策目标,未能纳入永续发展目标中进行讨论。

此外,SDG 特性之一为着重于制度改革,联合国提出的 169 个具体目标中,有 61 个与治理有关,而第 16 项与第 17 项核心目标中,更强调应该确保各个阶层的决策回应民意,是包容的、参与的且具有代表性,以及需制定可衡量永续发展的方法,弥补 GDP 的不足。

依据中研院台湾社会变迁基本调查结果显示,台湾民众对于公共政策参与上的无力感渐增,认为其对政府作为无影响力的比例,由 2006 年的 54.5%,增加至 2016 年的 62.2%。但在台湾永续发展目标中,在提升民众参与上,仅提出 2030 年时参与平台提点子附议人数要较今增加 20% 此指标,未提出将具体的规划。

若欲将各部会所提出洋洋洒洒的「18 项核心目标,143 项具体目标及 336 项对应指标」,从传统家俱行的型录,转化可具体引领台湾永续发展的设计蓝图,则需要持续对于目标推动过程中的稽核并应用至具体政策监督之中。

例如农委员提出「将生态系统与生物多样性价值纳入国家与地方规划及发展流程」,将协同主计总处,于 2030 年时,将生物多样性价值纳入绿色国民所得帐报告。并将生物多样性评核纳入公共建设计画审查机制,是首次把生态系服务价值有如此具体的表述。

因此在论述《石虎保育条例》时,就可用永续发展目标里头有这个精神,垫高整个倡议行动的政策位阶,也同时逼相关部会,要好好谈怎幺把生物多样性价值纳入地方规划及发展流程。

此外,后续永续发展委员会的委员们,亦可要求经由落差鉴别、关键转型行动彙整、具有治理创新功能的政策工具辨识等步骤,进一步综整出 5 大聚焦领域与 10 项优先具体目标等,以利后续社会沟通,以及投注行政资源于优先具体目标之中,方有助于台湾永续发展目标落实。

《思想坦克》自由民主永续之旅,想像台湾203017 项的约定

依据联合国评估显示,2004 年时全球仅有 12% 的国家订定国家永续发展政策,而台湾则于 2002 年时即已订定《环境基本法》,以法定要求台湾应该建立永续发展指标并赋予永续发展委员会法定位阶,更于 2004 年底完成《台湾 21 世纪议程─国家永续发展愿景与策略纲领》。

除了于中央层级的永续发展委员会以外,许多地方政府亦设有类似组织。且在立法部门上,目前立法院亦设有「永续发展促进会」与「联合国永续发展谘询委员会」两次级团体,促进永续发展目标之推动。

但从当前台湾永续发展目标的侷限,则可见到貌似完整的行政与立法体制,却显然无法确保推动台湾永续发展。无论如何,台湾永续发展目标的出炉,至少可以让公众理解行政部门目前对于 2030 年的台湾想像,虽然必定不是我们希求的未来(The Future We Want),但至少可作为讨论基础。甚至有些 2030 年具体目标与指标,对于公部门的同仁只是个鸡毛,但藉由里应外合的倡议行动,是能发挥令箭功能的,驱动行政体系的治理创新。

更重要的事,永续发展目标是重整中央到地方永续行政体系的契机,既然从小英总统,多次强调永续发展目标对台湾的重要性,因此更需进一步从总统府的高度投入政治资本,否则以目前行政院仅着重于短期政策绩效的施政规划,相关部会又会将行政资源投入「漂永续」(SDG washing)性质甚高的永续奖评选之类的,而非真正的改革,丧失台湾的转型契机。

图文热点

申博太阳城_6677yy盈盈彩|生活用品资讯|自己的交流交友|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www68sunbetcom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tyc申博sun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