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萍披露许世友丑闻:极其下流_O维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6677yy盈盈彩
当前位置:主页 > O维生活 >张爱萍披露许世友丑闻:极其下流 >

张爱萍披露许世友丑闻:极其下流

2020-07-08 21:02| 发布者: O维生活| 查看: 842| 评论: 219

张爱萍次子在其回忆录中披露,华东军区某首长在公开场合言辞粗鄙,低级下流,儘管书中没有点名,但据阿波罗网记者调查发现此人应是许世友。出于对中共欺骗的义愤,张爱萍还曾表示要退党。虽然大陆媒体描绘的许世友刚正不阿,但海外媒体近年来不断揭秘许卖友求荣、跪舔投权,曾在文革时期与江青关係暧昧。许世友更利用文革“五一六”製造无数冤魂,被蔡铁根之子称为:毛泽东的走狗、老王八蛋……

张爱萍披露许世友丑闻:极其下流

张爱萍

张爱萍:不是我要加入的党我可以走

2013年袁方在共识网发表文章《“天真的共产主义者”张爱萍》,文章中说,张爱萍性格刚烈、锋芒毕露、坚持己见的个性,青年时代的张爱萍被视为是“共产党里的另类”。毛泽东说他:“好犯上!”叶剑英说他:“浑身是刺!”邓小平说他:“惹不起”。而他本人的座右铭则是:“勿逐名利自蒙耻,要辨真伪羞奴颜!”如果说“性格即命运”,那幺像张爱萍这样特立独行的个性,也势必会被时代的潮流推上政治涛顶浪尖。

张爱萍在“文化大革命”中惨遭迫害,被批斗、囚禁达6年之久,左腿致残。文革的险恶形势最能考验人的精神硬度。狱中的张爱萍打定主意:“如果党坚持错误,丢掉、背弃自己的宗旨和信仰,那就不是我要加入的党,也不是我要革命的目的。我可以走!”狱中的张爱萍再不写一个字的交代,再不写一个字的申辩和请求宽恕的文字,“我保持自己做人的準则。”

后来张爱萍在回忆往事时对儿子说:“我从心里鄙视那些政治投机者,都是些无耻小人!”“我最鄙视的就是这种两面的风派式人物!”在纪念刘少奇的座谈会上,张爱萍激愤地发言:“有些人,在‘文革’中坏事做绝,又毫无悔改之意,到现在还在写文章为自己涂脂抹粉,到处招摇撞骗!”

张爱萍揭许世友下流卑鄙丑恶嘴脸

1950年代前期,张爱萍先后担任七兵团司令员、浙江军区司令员、第三野战军暨华东军区参谋长等职。上面原来準备让张兼副司令员,他自己推辞了。《两代军人的对话》一书中披露司令员陈毅基本上是挂名的,原副司令员粟裕出任副总参谋长后,反面角色(应是许世友)调任副司令员。

张爱萍披露许世友丑闻:极其下流

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许世友欲韦国清合影

《两代军人的对话》中讲到,张爱萍兼任浙东前线指挥部司令员兼政委期间,与其上司屡屡发生矛盾。大陈列岛登陆作战当初有三个方案:先攻上下大陈,先攻一江山岛,先攻披山。张爱萍主张先攻一江山岛,却受到军区首长的呵斥:“你们吃了几碗乾饭?给老子上课啊!”“我他妈操你姥姥的!不他妈就是两万吗,老子一仗就消灭了他十几万。不要在这里长别人的威风。我就不信,还有操不开的X!”最后,上面还是决定先打一江山岛。

文中所提及的这位军区首长究竟是谁?如果用腰封背面的两句话“以独特的笔法展现历史,以全新的理念揭示人物”来衡量,还不能令读者感到十分满意。书中有些浓墨渲染的人物竟然无名无姓;有些最让人感兴趣的情节,刚一开头就戛然而止。据阿波罗新闻网记者调查发现,这一反面角色应该就是许世友,时任华东军区司令员的陈毅基本上是挂名的,儘管有一些不尽人意之处,但这些半遮半掩的叙述恐怕主要不能归咎于作者。

铁血一江山

一江山是浙江外海大陈列岛中的一个小岛,面积只有一点五平方公里。一九五五年一月十八日,中共首次以陆海空三栖作战方式,派七千名兵力展开全面攻击,而国民政府的岛上守军只有七百二十名,在历时六十一小时十二分钟狂烈战火之后,四千多名中共兵员战死,七百二十名国军官兵全部阵亡。

“五十年前的一场血战,使将近五千个年轻人死在那几个足球场大小的孤岛上,五十年之后,这一边是刻意地轻蔑淡忘,那一边是刻意地大吹大擂。对死者的哀悯和感恩?对杀戮的反省和忏悔?对历史的诚实和谦卑?对未来的深思和警惕?我只看见冷酷的权力盘算。”——这些悲天悯人的话语出自一位现代学者龙应台女士之手笔,是发自良心的血性宣告……

张爱萍一江山战役一波三折

1954年11月30日,军委电告华东军区,12月20日攻佔一江山岛,以迫使美蒋不能把浙闽沿海岛屿包括在《共同防御条约》範围之内。12月9日,华东军区报告,作战行动準备完毕,请示按原定日期发起攻击。11日,华东军区接到上峰来电:不必太急于攻佔一江山,可延至1955年1月,也可不必选择一江山为目标。此间发生了什幺事?原来,“战斗即将发起之际,华东军区的一个领导同志向总参报告,兵力不够,时间仓促。”

《两代军人的对话》中说,1955年1月17日晨,浙东前线指挥部司令员张爱萍和参谋长王德从宁波出发,抵头门山前沿指挥所,準备指挥部队发起攻击。他们再次接到华东军区转来总参谋部的紧急通知:“立即停止作战行动。”张爱萍不从,当即打电话给副总参谋长陈赓,“陈赓迅速向总参谋长粟裕彙报。粟裕遂要陈赓速报彭德怀。”彭“当即表态“按爱萍的意见办。”

然而一江山岛作战结束,南京军区(战后华东军区撤销)党委向军委上报了《党委常委对张爱萍同志的意见》的报告。报告里说他骄傲自负,自以为是,独断专行,不好合作,看不起其他领导同志……

书中强调,“文革”期间,狱中的张爱萍对自己的遭遇百思不得其解,他在看到九大选出的政治局名单后,“终于恍然大悟”。不算毛泽东,政治局24人,“江青、康生、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谢富治;以及林彪、叶群、吴法宪、李作鹏、黄永胜、邱会作。每组6人,共12人。”

“剩下12人的构成是,毛泽东身边的汪东兴;‘文革’中支持造反组织的领导干部典型纪登奎;三支两军的代表李德生;三个党内元老中,朱德、董必武年事已高,刘伯承双目失明;剩下的人中,有历次党代会都是政治局委员;有的几乎没有文化……真正有治国治军才干的、做出过杰出贡献的、在党内军内享有威望的、同时身体尚可、能主持日常工作的只有两个人,周恩来和叶剑英。”

书中提到,没有点名的3个政治局委员是李先念、许世友、陈锡联,显然,几乎没有文化,连《参考消息》都要秘书誊写成大字才能看的那一位是许世友,当年的华东军区副司令员也是许世友。

书中除了在彭德怀錶态“按爱萍的意见办”后,提及作战处长石一宸的回忆:许世友副司令员正在作战室,他听说军委已批准了,大声说:“坚决支持张参谋长的意见,不要再干扰张参谋长的行动。”通篇没有说过许世友一句好话。

卖友求荣跪舔投权的许世友

作为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很早就介入了地区的文化大革命。他不但对造反派赶尽杀绝,也对和他一样的军队高级干部乘机排除异己,许的这些所作所为使得他很像红色高棉,或者準确地说他是红色高棉的老祖宗。

传说中的许世友似乎是一位善打恶仗的将军,铁骨铮铮的硬汉,但他鲜为人知的一面,却是屈从权力的跪舔专家,出卖同志战友的告密者,文革的积极参与者,林彪江青在江苏和南京军区名副其实的代理人!

文革初许世友便和江青勾勾搭搭……见江青势单力薄难成气候之后,一向擅长投机的他对江青的态度也忽然改变,某次会议许世友谓江青:“你张扬什幺,主席在世,我让你三分。现在你再胡言乱语,我敢揍你!”这样人格低下脸厚心黑毫无原则可言的变色龙,摇身一变成了反对江青反对文革浑身充满正能量的大英雄!

许世友整人蛮干更有一套

“文化大革命”期间,说是北京出现了一个“五一六”组织,被认定为反革命阴谋集团。北京的“五一六”组织,究竟是怎幺回事?该不该在全国搞清查?笔者不明真情,不便评说。

在文化大革命中,许世友干了别的干部没有乾的事。一件是抓五一六分子,另一件事是下放城市居民。由于掌握材料关係,本文主要叙述前一件事。

在江苏,许世友1971年给毛泽东写彙报说:“在‘一打三反’中,发现我们这里有不少‘五一六’分子,不仅地方有,军队也有。据不完全统计,本人已交代参加‘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的有1190多人,嫌疑对象2000多人。”(李文卿:《近看许世友(1967-1985)》,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2)这还是在江苏抓五一六的初期。

董国强先生曾经以江苏南京为例,详细论述了许世友利用“清理阶级队伍”机会大整原来对立面的过程。(董国强,《从南京大学的“清队”运动看“文革”主要矛盾的转化及其后果》,《二十一世纪》,网络版,第七十期,2008年1月31日。)

官修《南京市志》记载:“清查‘五一六分子’,成为一场规模大、时间长、斗争残酷、危害极深的运动,南京一百万人口,抓了27万。

《近看许世友(1967-1985)》一书记载在深挖‘五一六’运动中,不少专案组採用了捆绑、吊打、压扛子、跪瓦片、坐老虎凳,用烙铁烫身体,灌吃大粪,开水浇头,大热天穿羊皮大衣等各种酷刑,使许多受害者被毒打致残、精神失常,更多的是屈打成招。”在溧水县的深挖五·一六运动中,不堪折磨自杀身亡的就有27人。(余姚后人:《许世友与江苏“两挖”》)

许世友利用整“五一六”造成冤魂无数,更应该为着名的蔡铁根大校冤案一事负责。蔡铁根的儿子后来在回忆其父的文章中发出怒吼:我们知道当年对父亲的陷害与残杀是以国家以党以革命和集体的名义进行的,而许世友这个毛泽东的走狗、老王八蛋,是罪魁祸首!(蔡铁根,《蔡铁根长子叙述蔡铁根平反经过》,未删节版。)

图文热点

申博太阳城_6677yy盈盈彩|生活用品资讯|自己的交流交友|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雅星平台主管注册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洲第一大赌城